第九十章 守时
作者:睿伊      更新:2020-06-30 09:17      字数:2123
“见过九皇子。”

梁逸肖给他行了一个礼,发觉两人身上弥漫着不一样的气息,正要告辞,就听见秦君沉凉悠悠的说,“北歌?这称呼倒是很亲昵。”

宋北歌听出他话里的讽刺意味,不动声色的坐在原地,一言不发。

梁逸肖看了一眼宋北歌,知道自己在只会给她添乱,说了一句“告退”就默然的离开。

“逸肖,我送送你。”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,在那样危险地方,宋北歌有些抵触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,无论如何,肯定是能再见面的。

“站住!”她刚走出一步,就被秦君沉叫停。

话说完,人也到了跟前,宋北歌腿脚不方便,眼睁睁看着梁逸肖的背影消失在红墙外,心里不由得一阵烦躁。

她讨厌透了这个红墙,什么东西都被挡在在外面,让她望眼欲穿也看不见。

宋北歌收回目光,目光倏而变得冷淡,“九皇子为何叫住臣女?”

“不是你让人叫我来的吗?”九皇子仍旧虚弱,嘴唇苍白得厉害,说的话却凌厉得很。

想到刚才她那么温柔的对梁逸肖,现在对自己又这么冷淡,他就气不打一出来。

宋北歌目光动了动,虽然不在冷冰冰,但还是有几分疏离,“我只是想跟九皇子做个交易。”

虽然自己是有事找他帮忙,但是她好歹曾是他的救命恩人,本以为有什么可以好好说,偏偏他一副盛气凌人,让自己欠了他很多恩情一样。

“说来听听。”九皇子目光晦涩不明,还在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。

“我可以让九皇子彻底得到皇上的信任,条件是九皇子必须用你的人脉将我送到边关。”说出这些时,宋北歌眼皮都不眨一下。

她早就想好了,必须去边关看着,才能彻底放心,否则在皇宫呆着,一惊一乍的,迟早会得心脏病。

“如果我不做这个交易呢?”九皇子靠在椅子上,盯着宋北歌的一举一动,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浅笑。

他似乎找到了好玩的事,那就是逗宋北歌,看她的表情变化,心情就不自觉的变好。

可宋北歌并没有如他所愿,她面色平静,听完他的话,只是挑眉,“九皇子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,那我再去找其他人问一问。”

她说罢就让人抬轿子,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,似乎吃定了九皇子不敢让她离开。

旁边等待的两个小太监因为离得远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但光是从表情中就能看出宋北歌处在上风。

一时间,他们对宋北歌的敬佩都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。

果然没走出两步,九皇子就把他们叫住,宋北歌嘴角上扬,故作不知的回头,“九皇子还有什么事?”

“你说的事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。”九皇子摒退两个小太监,反悔的话说得丝毫不脸红。

“我可以让黑鹰送你去战场,也不要什么消除父皇对我的怀疑,只需要……”

他拖长声音,宋北歌也不着急,她就等着他能说出什么更过分的条件来,只要自己心里觉得对等,那这就算是有意义的谈判。

“只需要你叫我君沉。”

“就这?”宋北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难得谈一场交易,他竟然会提出这么个要求!

“嗯。”九皇子点了点头,凭什么一个小小的丞相之子就能得到她的另眼相看,他堂堂九皇子,还被轻视到这种地步。

宋北歌目光沉沉,紧盯着九皇子,想要看穿他的内心在想什么,可无论她怎么看,他都很坦然。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宋北歌郑重的点头。

比起其他的要求,这无疑简单得多!

得到她的回答,九皇子立刻恢复吊儿郎当“叫一声来听听。”

他偏着头,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,宋北歌也扭捏,干脆利落的叫了一声,“君沉。”

听到这两个字,九皇子并没有高兴,眉头皱成一团。

为什么她叫梁逸肖的时候,温柔都能滴出水来,叫自己谁却冷冰冰?

“不行,重来。”

“君沉。”宋北歌提高声音。

“重来。”

“君沉。”宋北歌拖长声调。

“重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宋北歌一言不发的盯着他,“不想帮忙就直说,没必要这么耍我!”

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,用在这种地方,浪费至极!

“好吧,本王就答应你,午时,李太妃宫里。”九皇子看她生气,便没有再继续,心情比之前稍微好了一些。

宋北歌回去后,坐立不安的等到午时,却看不见黑鹰,她第一反应又是被秦君沉耍了,可转念一想,他没必要这么无聊,只能在墙外等。

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宋北歌终于等到黑鹰。

“你太不守时了。”见到他的第一眼,宋北歌就忍不住吐槽。

午时的太阳正是毒辣,她足足等了一炷香,热都要晒化了,才看见人,如果再晚来一会,她还在不在就得看命了。

黑鹰跪在地上请罪,声音不大,却引起里面人的注意。

“谁?谁在外面?”李太妃常年住在这里,只要门外有一点风吹草。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宋北歌和黑鹰对视一眼,两人出现在院子里,“李太妃,是我。”

听到宋北歌的声音,李太妃夸张的捂嘴,“天呐,你竟然真的出来了!”

她前前后后打量着宋北歌,看见她腿脚不方便,不由分说的撩起她的裤管,看到触目惊心的伤口,惊讶的合不拢嘴。

“这个老太婆,这么多年过去已经没有慈悲心肠。”

宋北歌扬眉,要有慈悲刑场,你也不至于困了几十年。

“这身装扮是要去哪里?”看到宋北方的一身劲装,她忍不住狐疑。

看样子像是打猎回来,但又有些不像,身上没有血腥味。

宋北歌在李太妃面前转了一圈,“怎么样,这样上战场如何?”

“你要去打仗?”李太妃惊讶的睁大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,“你父亲呢,她是大将军,有他坐镇,什么仗轮得上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