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身死
作者:康宁大妈      更新:2020-06-30 09:14      字数:3288
范廉不放我走,我也不能跟他硬碰硬,只好顺从的随他一起去城郊兵营。

但是他承诺事后会好好调查我的案子,让我心里多少舒服了一些。

范廉领着我专挑小路走,其实根本没必要,因为街上一个人也没有。

城中应该是被之前藏匿起来的魅魉国奸细血洗了一遍,满地都是尸体,大街上除了四条腿的,没有一个喘气儿的。

家家紧闭门户,街上静的诡异。

按理说,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百姓们应该惊恐,害怕,四处哭天抢地的奔走逃生才对,不可能这么安静啊。

我觉得心里发堵,每次我觉得心里堵的时候,紧接着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我越走心越慌,不由的拉住范廉说道:“范大人,好像不太对劲呐。”

范廉停住脚步,将地上的尸体全都翻看了一遍,说道:“全都是普通百姓和我们的兵。”

我也走过去瞧了瞧。

地上的尸体死状极其恐怖,他们的脑袋像个开了壳的椰子,头盖骨自眉心以上被整齐的切割了下来,脑仁被整个挖走了,只剩下一点儿乳白色的脑浆暴露在外,引来了无数苍蝇来觅食产卵。他们的胸口出也被掏了一个大窟窿,胸腔是空的,心脏也被取走了。

这不像是人干出来的事儿。

我们又向前走了一段,途中所遇的尸体死状与先前看到的那几个一样,都是脑子和心脏没有了。

我一边走一边吐,吐的酸水都出来了,最后实在吐的没力气了,只好扶着墙暂时歇一会儿。

范廉站在不远处抱着胳膊对我抱怨道:“你还真是碍事,女人就是麻烦。”

这个变态倒是见惯了这种场面,我可不行,当初去地府修行的时候,我都绕着十八泥犁走。有一次白无常罚我去洗血池,我直接晕倒在血池里头,我的“统心摄神”技能一直不过关,要不是我阴差阳错的投胎转世了,以我的水平,老鹤根本不可能放我入世修行。

范廉对我彻底没了耐性,直接走过来拎着我的后脖领子就飞上了墙头,然后提着我翻上翻下,一路飞檐走壁。

真的是飞,范廉凌空跳起来的时候离墙得有六尺,离地得有十几尺。

我吓得失声尖叫,生怕范廉一失手就把我从空中丢下去,可是范廉却越跑越快,两边的树木和房子飞速后退,最后变成一条线,风吹的我两个腮帮子都变了形。

闪现术是身神一致同时传送,我现在是神识还在几百步开外,身子却早已经跟着范廉飞了出去。

虽然我长得矮,身上好歹也有百十来斤肉,可是范廉拎着我,就像拎个小鸡崽子一样轻松。

这时,一个黑影突然从我眼前一闪而过。

范廉忽然身形急转,我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在半空划了个圈儿,不等我反应过来,范廉已经松手,我依从惯性笔直的摔向了一家民房的猪圈里,我唏哩咣当的撞塌了围栏,撞翻了猪食,还撞倒了一只大肥猪之后身体才踏实的落在地上。

我被摔得七荤八素,满圈的肥猪也受惊不小,哼次哼次的四处狂奔,为了不被猪踩死,我忍着痛从地上站起来,抬头正要开骂,却看见墙头上正站着一个怀抱孩子的女人与范廉相对而立。

那女人长得极瘦,眼眶和脸颊都深深的凹陷下去,就像一副穿了人皮的骷髅骨架,而且一身鬼气,像人,但是又没有三魂,说她是鬼吧,她还肉身未腐七魄尚存。而她怀里的孩子却正了八经是个鬼婴。

鬼婴长得倒是肥实,只是肤色黑绿,皮肉腐烂,两个眼泡从眼眶里脱垂出来,由一根红白相间的组织牵连着,随意的挂在脸上,一张大嘴横跨两个脸(蛋)子,嘴角开到了耳朵根儿,嘴太大了包不住牙,他上下两排尖牙就那么没遮没拦的呲在外头,此时手里正捧着个囫囵的人脑仁吃的津津有味儿。

我惊骇非常,冲着范廉大声喊道:“范大人!快跑啊!”

可是范廉恍若不闻,那女人却转过头来看了看我,然后对我妩媚一笑,说道:“你别急,等我吃了他,再来吃你。”

女子说完身形一晃,眨眼间就闪到了范廉跟前,她怀里的鬼婴将手中脑仁整个吞了,然后张开血盆大嘴就往范廉的脑壳上咬去,范廉反应不慢,但是到底还是比不过那女人的身法,让鬼婴的尖牙在他的脑门上划出了一道血口子。

鬼婴扑了个空,挥舞着两只畸形的小短手哇哇大哭起来。女子连忙低头安抚道:“宝宝不哭,宝宝乖,娘亲现在就把他的脑子挖出来给你吃。”女子说完,倏忽伸出一只长臂往范廉的胸口处抓去,她的五个指甲就像五根匕首一样锋利,范廉身体后倾,仗剑护在胸前,只是体力不及,身体被女人推着向后倒退,他连退数步之后才勉强稳住身形。

女子忽而阴森一笑,我心道不好,刚想提醒范廉小心,就见女子的指甲突然极速增长了数倍,然后五根殷红的指甲尽数插入了范廉的胸口,范廉呕出一大口血,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,女人哈哈大笑着把指甲从范廉的身体里拔了出来,鲜血自他的胸口迸射而出,在空中划出一道红色弧线,而女人的手里面赫然提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。

我惊惧万分的看着范廉的身体无力的向后仰倒,眼看就要坠下墙来。我慌忙抢上前去准备接住他,可是还没等我跑到跟前,他的身体已经轰然摔在了地上。

他死了么?

不可能吧。

他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死了呢?

我怔愣在原地,踟蹰不敢上前,生怕把他翻过来以后看见一个空洞洞的窟窿。

女人轻飘飘的落在地上,一边伸出细如蛇信的舌头舔着手里兀自跳动的心脏一边对我说道:“轮到你了。”,鬼婴则从她怀里跳到地上向着范廉的脑袋爬过去。

我疯了一样跌跌撞撞的扑过去匍匐在范廉身上,咬牙忍泪看着鬼婴一步一步向我爬来,我的身体被巨大的恐惧笼罩着动弹不得。

鬼婴张开大口含住范廉的脑袋,血从他的齿缝间溢出来,他的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呼噜声,然后就是骨头裂开的嘎吱声。

我不知道哪里生发出来的勇气,抓起范廉手边的长剑一跃而起,然后由上至下刺向鬼婴的囟门,那是鬼婴的弱点所在,他急忙吐出范廉的脑袋向后急跃,我心神电转,一把扯住鬼婴眼眶里垂出来的那团软趴趴的组织,然后长剑横劈,把他的眼珠子砍了下来。

鬼婴惨叫一声跌在地上来回翻滚不止,那个女人仰天凄厉长啸一声,然后飞身过去将鬼婴从地上抱了起来。

“你竟敢伤我的孩儿!”

反正也跑不掉了。

那就豁出去干他娘的吧。

我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去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,杀了,我的,朋友!”

鬼婴的眼珠子还在我的手里不断地乱蹦乱跳,我把它握在手里举到眼前,然后五指向掌心用力合拢,“嘭”的一声,眼珠爆裂,里面的胶状物喷在我脸上混着我脸上的血滑落到我嘴边,我伸出舌尖将那液体舔舐干净,森然说道:“还不够!”

胸中沸腾的怒火把我的理智烧成了灰烬,我强行推动体内散乱的真气冲破督脉使真气得以畅通百脉,一股巨大的能量在我的体内横冲直撞,我根本无力控制它们,只能任由这股力量击碎了我的五脏六腑和筋脉,我不管不顾,携着劲风爆冲出去,手中长剑被急速凝结的力量振荡的不住蜂鸣,周遭气流与我的真气融合,化作无形风刃聚势齐发。

女人脸色微变,手臂一抖,利甲骤长,一边护住要害,一边倒退,我紧逼其上,不给她丝毫喘息之机,女人避无可避,只能迎势出击与我斗在一处。

我尚未筑基就强行催动真气,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力量,全凭意志强撑着。女人的长甲舞动的如同狂风暴雨一般,我第一击已经拼尽了全力,此时渐感不济,身体越来越迟钝,那女人一脸得意之色,每一招都将我逼上绝境,再拖延下去,只会对我不利。

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强攻了,这样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。

我的身形骤然一变,转守为攻,迎着女人的利爪欺身上前,“噗”的一声,利爪连根没入我的肩胛骨,而我的长剑也同时刺穿了女人的胸口。

那女人本来就有些大意,加上她没想到我会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,所以才会中招,她瞳孔一缩,哇的吐出一大口黑血。

我的真气骤散,脑袋里紧绷的那根弦铮的一下断了,我再也只撑不住仰面向后倒在地上,筋骨断裂之痛如排山倒海一般摧残着我的感官,现在哪怕让我动一动手指都是无能为力。

“没想到你还有几分能耐。”女人佝偻着身子低头看着我,“可惜你白费力气了,这种程度的伤害是杀不死我的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缓缓的抽出胸口的长剑,利刃切割着她的伤口,可是却一点儿血也没有。

“我的身体早就死了,这种东西对我根本就没用!”

我的眼前一片模糊,周围的景色逐渐融为一体,我放任自己合上眼睛,神识堕入黑暗中。

《女凰上位攻略》由坊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: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坊”,谢谢大家捧场!